找回密码
 注册关闭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487|回复: 1

[中国] 《考试卷》作者:蓝霄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4-5-4 13:33
  • 签到天数: 256 天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834

    主题

    1604

    回帖

    1万

    积分

    书库警视长

    超级无敌的论坛老大

    积分
    14751
    UID
    1
    元宝
    4964 个
    金币
    17939 枚
    热度
    1428 ℃
    魅力
    2111 点
    贡献值
    5216 点
    玫瑰
    98 朵

    终身成就勋章书库精英勋章书库管理团队

    发表于 2009-12-11 19:55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注册关闭

    ×
    『考试卷』
    蓝霄 著




    比数是三比二,球赛接近尾声。
    从比数来看,不知情的人或许会认为这是场实力相当的棒球赛,要不然就是激烈的足球大赛。谁会想到这会是场鏖战多时的篮球赛呢?
    球赛的双方,是代表医学系和药学系的女同学,所以这场校际女篮比赛,尽管精采度不够,热闹度可是足足有余。
    喊声震天,场内场外一团火热。
    尤其是围在外头的男子拉拉队,又跳又叫的,各种加油招式,更是千奇百怪。我比较感兴趣的,是角落那一撮寂寞郁卒、单身失恋多时的男同学组成的“唯恐天下不乱煽风队”。
    “踹她……!”
    “拐她,对啦!抓她头发,对,就是这样!”
    “带球撞人?笨裁判乱吹。裁判加油!”
    “大姊头,冲啦!我们给妳靠!”
    这是煽风队吼声刺耳的加油声。
    昨天是期中考的结束日,最后考的一科是神经内科学。
    被教授“电”得很惨,每个同学垂头丧气的表情,彷佛在脸上贴着考试症候群的标签。
    我和我的室友:老秦、阿诺、小李、许仙和老K,或坐或靠在球场边的栏杆,均是一般无精打采的样子,晒着懒洋洋的太阳光。
    “无聊。”小李似乎是抱怨考试后的活动勾不起他的一丝兴致地说。
    六个人的眼神定在球场中,却是一般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    “每次考完试,我就觉得身子好虚。”许仙打了个变调的呵欠说。
    “晚上要不要去闹区逛逛?”我说。
    没有人附议。
    “无聊的日子、无聊的人生、即将被当掉的我,为何如此闲得发慌?”小李弯着身子后仰,已经快翻到栏杆另一面的地上。
    “我有个建议,不如大家来和我一起跑操场二十圈?”阿诺煞有其事地说。
    没有人理他。
    “室友们,你们有否发现我们的室长老K那一张苦瓜脸?”许仙说。
    这是反常的现象,每次考完试的第二天,老K应该是眉开眼笑、满面春风才是。
    “老K,怎么了,有心事吗?”
    “八成是失恋了?”
    “可能拉肚子。”
    “老K,有事说出来听听,供大家参详参详,不要郁在心坎里,那是会内伤的。”
    老K看了我们一眼,搔搔头说:“我在想我的神经内科学考试。”
    “拜托,考过就算了!老K你这位沙场老将难道不知道这种心理调适的道理?”小李说。
    “我只是不……甘心!”老K龇牙咧嘴、恨恨地说。
    “怎么了,说出来听听看,到底哪一点令你不甘心?”
    “还记得神经内科学的考试卷吧!”老K反问。
    我们点点头。“六大张,共五张十页试题,一张答案纸嘛!”
    “问题就在这里!今天早上我和大头那一票人讨论时,我发现我很可能犯下了极严重的错误。”老K苦着脸说。
    我记得五张十页试题,每页十题的题目,完全是英文命题,共一百题题目,考试时间是八十分钟,也就是说平均一分钟要解决一点二五题的题目。
    神经内科学不像普通的智力测验,或是一加一等于二的这类题目。
    一个题目包括答案选项可能是好几行的英文,密密麻麻的,也就是说在大约一分钟内,我们必须看完题号题目、了解题意,思考、归纳、搜寻脑海中的记忆,作下判断,选出答案迅速完成,当然在过程中所产生“会”与“不会”的自我疑问,“猜”与“不猜”的踌躇,都没有多少时间而必须尽快作出果断的决定。
    以前在高中,比这种情况更夸张、更恶质的考试卷,对我们这类考试机械兽而言,也不是没碰过,而且可说是司空见惯。像这类“神内”考试卷,毕竟医学这东西,死记的数据还不少,倒无可厚非,但是如果考的是充满思考之美的数学或物理,那种情况就可知道是多么惨不忍睹?
    或许是过惯了安逸的日子,考试机械兽的我们,对“神内”这个小 case考试竟然栽了个大斛斗;而自称是万兽之王的老K,竟然也难逃魔掌。这倒是勾起了我们的兴趣,毕竟教授这次“神内”考试,还是发挥了无比菩萨心肠──只考单选题型,老K照理说不会失手才对。
    老K看了我们一眼后,缓缓地说:“我好像填错了答案的格数。”
    考试卷共有六张,第六张也就是第十一页,是张如下的答案纸。

    这张答案纸和前五张题目纸(两面皆印)均是一般大小,而且当初监考老师发下来给我们作答时,是六张迭在一起、按着页数、在右上角用一枚钉书针钉在一起的。
    因为第一张题目的答案,已显著地在抬头注明,要求我们作答时必须把单选圈出的100个题目的答案正确地填入答案纸的格数中,且事先声明填错格,自己必须负担一切后果,毫无转寰的余地,所以听老K这么说,其它的室友们就没有人接腔,静静地等待老K自己说明。
    老K说:“还记得神内教授在考试期间,曾来过试场一趟吗?”
    “对啊!他是来订正考卷的错误,好像是38题的题目重复印了两次,也就是说那一页印了31、32、33、34、35、36、37、38、38、39、40共十一题题目,38题一模一样的题目打字打了两次,所以教授要求我们划掉一题不要作答,不是吗?”我说。
    “问题就在这里!我知道教授有来订正考卷,但是那时是刚开始作答的时候,我只顾着低头赶时间抢答,根本没有专心听教授宣布什么,结果一路作答到钟响为止,现在回想一下,代志可能大条了!我极可能在一百格的答案纸上填入了一百零一道题目的答案了!”老K说。
    “怎么可能呢?你在作答的最后,如果果真作完了101条题目,你不会发现少一个空格吗?”
    “我刚开始作答,是从第一题作下来的,好像是作到27、 28题时发觉题目很难,作得很不顺,就跳到最后打算从后面倒作上来,结果作了七、八题,情况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;可能是有点慌,又跳回前面27、28题继续作答,结果作到九十几题后,因为把答案填满后,以为作答结束,一时之间也没想到那么多。后来没多久,钟就响了,所以这截头去尾的结果,我可能漏写了一题,才会使一百题空格在来回作答中没发现自己的失误。”
    “那何必担心?顶多错一题嘛!”
    “问题就出在我对自己很可能重复作答第38题感到担心。”
    “怎么说?”
    “你想想看,第38题的答案填入39题的答案空格中,39题的答案填入40题空格中,40题的答案填入41题空格中……这样一连串的骨牌效应下来,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答案……哇,太可怕了,我想都不敢想。”
    “看样子,帅哥小李我这一科终于可以不用垫底了。”小李安慰自己说。
    “这样子代志真的大条了,老K我看你学期末还是准备一下『黑桥牌』……”
    “好了,不要再开老K的玩笑,正经一点来帮他想想办法!”
    大家不由得把眼神又投射在老秦身上。
    老秦抚着下巴,缓缓地问老K说:“你真的重复作答了第38题吗?”
    “我不肯定,因为我也知道考试时教授有来宣布38题重复这件事,但是在作答时,我竟忘了去注意,更奇怪的是,对自己重复作答,我竟然没有印象。”
    “那就表示你只有作答一次嘛,因为如果两个题目连续排在一起,接连作答应该会发现重复才对。”小李说。
    “这种说法我还是不放心,因为当时在作答时,心情有点慌乱,我常在作前面的题目时,又翻到后头的题目,大略看看后头的题目,再回过头来接下去作答,所以就算题目曾看过,也可能继续作答,所以重复作答的可能性不是没有,我是既怕一万,也怕万一,毕竟那种骨牌效应想来太可怕了。”
    “你是把答案先作答在题目纸上的题号前,最后再把它抄在答案卷上吗?”
    “不是,我是看一题填一题,长久以来我的习惯就是如此,因为最后才抄答案,出纰漏造成骨牌效应的可能性更大。”
    “你有把考卷的右上角钉书针拆掉吗?也就是说你有把答案卷和题目纸张分开吗?”
    老K摇摇头说:“没有。我是照顺序翻页作答,所以作答的过程很麻烦,每答一题都要翻前覆后的。”
    老秦微笑地说:“很好,我说出我自己的看法,我想应该可以解释你对第38题重复作答一事没有印象的原因,或许你便可以不必担心了。
    考卷的题目卷是两页均有题目,而且前面的五张和第六张的答案卷是钉在一起的,对于题目卷的作答,老K你并没有在上面划记或是作其它符号的习惯。那么很简单的,假设老K看完了前面的第35题题目,想好了答案,比如说答案是C,那么以老K答题的方式,必然把前面的答案卷往前翻直到最后一页的答案纸,把C填入标明35的括号中,那么不管是眼睛看的、手里写的和脑里想的,几乎可以这么推测:我把35题的答案作完了,接下来该答36题了。
    那么势必又得翻回前面的题目页找31~40题那张密密麻麻的英文命题纸,除了印刷字体外,没有留下任何作答者的标记,如何在干净的试卷上找出36题呢?很显然的,还是得依赖前面的题号,找出36题的所在。
    所以看了36题的题目,想好了答案,势必又要重复前面的动作程序。此时手里写的、眼里看的、脑里想的,必然是这样的:我作完了36题题目,我想好了答案,我要翻到最后一页答案卷,找出36题的所在,填上自己的答案。
    所以在这种重复来回的过程中,就算搞错或记错了题号号码,依然很容易发觉自己漏答(会有空白括号的存在)或重复答(有似曾相识的印象),而且同样题号的括号已被填满,便不易造成答题的疏失。
    所以重复上述过程,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老K只有作答38题一次的印象的原因了,因为老K在作完37题后,把答案填妥后,再回头来找38题,再把38题填在后面,再回过头来直接找39题,在兵慌马乱中自然有可能没有发现重复的38题题号,毕竟两个『38』的数字并不是紧挨在一起,而是隔了几行的英文题目的空间。”
    我用心听老秦所说的,试着演练着老秦所说的状况,不禁心想:对呀!我怎没想到。
    老K那张苦瓜脸,顿时有如苦瓜开花般,转愁为喜。
    许仙和小李眼珠吊个老高,似乎在回想什么似的。
    球场上气氛火爆。
    “我们去跑操场十五圈好不好?”阿诺穷极无聊地又提出建议说。
    1993.06

    “考试卷”是在本志发表的第五篇“秦博士探案”,篇幅短但结构精致,谜团小却极为有趣,秦博士的巧妙推理尤其令人拍案叫绝。
    秦博士探案在本志上一向是叫好又叫座的系列之一,拥有不少忠实读者。虽然作品数量还不多,质量却是可以完全保证的。本志以前登过的四篇为:
    ①72期“迎新舞会杀人事件”
    ②82期“高四生之死”
    ③87期“玫瑰杀机”
    ④98期“庐山温泉杀人事件”
    这四篇作品最大的趣味所在有两点:
    (一)谜团的不可思议性极强,也就是“不可能的趣味”或者“以不可能的犯罪向读者及侦探挑战”。
    (二)推理逻辑十分周密,分析说明极为详尽。
    其成续高下依次为72-82-87-98。但这纯粹只是个人喜好,其实这四篇全都是值得向未读过者特别强力推荐的优秀作。本篇“考试卷”因字数较少,风味上与前四篇稍有不同,谜团较生活化(老实说,我以前也亲身遭遇过类似问题),但逻辑的严谨美妙性依然不减,读来仍旧非常满足。
    简单的生活,

         何尝不是一种华丽的冒险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14-7-24 08:44
  • 签到天数: 7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146

    主题

    45

    回帖

    420

    积分

    水晶金字塔

    积分
    420
    UID
    20
    元宝
    1086 个
    金币
    591 枚
    热度
    164 ℃
    魅力
    26 点
    贡献值
    31 点
    玫瑰
    0 朵
    发表于 2010-6-28 11:03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论坛只有2部蓝宵的作品啊!好少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关闭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推理书库 ( 鲁ICP备17055969号-4 )

    GMT+8, 2024-6-15 03:35 , Processed in 0.072050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    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